【妈妈分享】帮孩子迎头赶上,除了早期干预,还可以怎么办?

169

引言

3-5岁是孩子身体机能和认知能力飞速发展的又一个时期, 《3-5岁宝宝的生长发育指南》 ,新手爸妈一定要看!0~3岁宝宝的生长发育指南(全)这两篇文章详细整理了这个时期孩子的各种生长里程碑和红色预警信号,家长们通过了解这些标准可以清晰地判断孩子的发育状况以便开展针对性教育。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有些孩子在出生时就发现有残疾,有些孩子在几个月大时发现有发育迟缓,这些孩子都可以通过早期干预加快成长的步伐。关于早期干预请参考《在美国带娃早期干预,你想知道的所有信息都在这里》

但还有些孩子也许要到3周岁之后才能被发现或确诊。如果您的孩子错过了0-3周岁的早期干预,或者早期干预结束后仍需要干预服务,别着急来了解一下学前特殊教育(preschool special education)。

联邦法律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 (IDEA) 中section 619规定了联邦政府出资在各州为3-5周岁有特殊需求的学龄前儿童提供免费适当的(Free and Approprite)公立学校教育

纽约市的Committee on Preschool Special Education program (CPSE)就是在IDEA的基础上设立的。这个项目在其他州也被称作Early Childhood Special Education program,两者只是名称不同但性质完全相同。

学前特殊教育的流程

第一步:转入(Referral)

学前特殊教育

关键词:问清楚所在学区的规则、最新版的测评机构名单、尽快完成

转入方式有两种:

①初次转入(initial referral):致电当地任何一所公立小学,只要说 “I have concerns about my child’s development and I would like to have my child evaluated through the school system for preschool special education services.”

如果接电话的人不熟悉学龄前特殊教育,家长可以请求连线学校或学区主管特殊教育的负责人。家长提出测评的请求来确定孩子是否有资格接受学龄前特殊教育。

② 从早期干预过渡到学龄前特殊教育

这里以纽约市为例子比较一下早期干预和学龄前特殊教育的区别:

学前特殊教育

如果您的孩子目前正在接受早期干预,您可以填写consent form, 授权早期干预服务的*service  coordinator填写referral表格并邮寄给学区主管特殊教育的负责人(district administrator)。

*service coordinator的主要职责是规划、协调和组织早期干预的实施,同时协助家长完成各种paper work。

学前特殊教育

(consent form的样式)

不同项目之间的转换不能有半点闪失,即使有service coordinator的协调,但还是建议家长不时地打电话follow up,尽量早点开始referral,好给后面的测评留有足够的时间。

当初负责Lawrence的service coordinator是个新手。她居然搞错了Lawrence的生日,把我们在2018年12月就提交的consent form拖到2019年3月才处理。这都能弄错,也是没谁了!

等我发现时,距离Lawrence 3周岁生日只剩下2个月了。因此导致后面的测评十分匆忙,整个过程一波三折。

Q
A
&

1)早期干预通常会在孩子3周岁生日当天结束,例如:Lawrence的早期干预在2019年5月6日结束,但特教学校9月份才开学,中间几个月的gap怎么办?

答案:可以申请延长早期干预到8月31日。

2)如何申请延长早期干预?

答案:在孩子3周岁生日前完成CPSE测评并和学区主管特殊教育的负责人 (district administrator)开会就孩子的 *IEP(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rogram)达成一致。然后将会议的结果转发给service coordinator,service coordinator会延长的早期干预至8月31日。

* IEP和早期干预中的Individualized Family Service Plan (IFSP) 性质相似,它们都是包含了孩子的短期干预目标和将接受服务的内容和强度的计划。

当CPSE district administrator收到孩子的referral后,他/她会在10天之内邮寄一个referral packet,packet主要包含以下文件:

  1. 收到referral的通知

  2. 教育局指定测评机构的名单

  3. 测评同意书

  4. 家长权力的告知书

家长根据测评机构名单自主选择和预约测评机构完成测评,然后和district administrator开会决定孩子的IEP。

L&V麻麻的小插曲:

本以为寻找测评机构不过是几通电话的事,但生活就是这样处处充满“惊喜”。在拨打了一家测评机构,留下Lawrence的基本信息后,工作人员却告诉我他们没有中/英双语的心理医生,所以无法接受这个case。

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我的service coordinator从来没有提起过?本来时间就紧迫,现在还需要找一位中/英双语的心理医生,岂不是更困难。

我连忙向工作人员解释道Lawrence虽然接触过中文,但近半年他以英语为主,也更习惯用英语表达,在我们看来仅用英语测评就足够了。

没想到对方告诉我CPSE的测评规则:只要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接触过中文,就需要找一位中/英双语的心理医生做测评,隐瞒事实的话,测评视为无效。

我只能认命并开启打电话的模式。然而好几家测评机构不是不再提供双语测评,就是打不通。我无奈地拨通了district administrator 的电话寻求帮助,在和对方简短说明了情况后,我提出想要重新核对一下提供双语服务的测评机构的名称和数量。这一核对不要紧,原来他们给我的名单竟然是2016-2017年的旧版本。

我很想当场质问district administrator的工作失误,但转念一想,当务之急还是根据新的list赶快帮Lawrence预约测评,尽量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完成测评和CPSE会议。

可是现实总是给人当头一棒,在拨打了3家机构,都被预约已满为由拒绝了。名单上剩余的4家如何也打不通,回想起Lawrence过去几个月通过早期干预取得的进步,想到他可能会面临干预的终止,顿时一种莫名的无助。

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索性也豁出去了。既然电话打不通那就亲自一家一家跑。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跑到第二家叫Metro Therapy的机构时,总算见到了测评负责人Mr. Dimitri,他在听完我的讲述后,非常理解我的心情。

虽然在7周内完成整个测评并开完CPSE会议的难度之大,BUT,他不但破例接受了Lawrence的案例,还保证一定在5月6日之前完成一切。刹那间紧绷在心里的那块石头落地了,我感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不停地重复thank you so much。出来后马上第一时间向队友报告好消息,与此同时眼泪一下子没有忍住流了下来。

第二步:测评(Evaluation)

学前特殊教育

关键词:双语测评师的稀缺,测评过程仓促

如前所述,由于CPSE的规则所限,Lawrence需要接受中/英双语的心理医生和中/英双语的语言病理师的测评。

但近半年的实际状况是:在意识到Lawrence语言发育迟缓后,队友和我一致决定放弃双语,让Lawrence在单一语言(英语)环境下跟着语言治疗师提升语言能力,为此我们在家也全力配合只说英语。我们希望双语测评能以英语为主,偶尔孩子不理解的时候能换成中文让他再尝试一次。

可是事与愿违,双语心理医生全程板着脸,测评时一直用中文提问。明明看到Lawrence对她发出的中文指令没有任何反应,她也不换英文再提问一遍。

途中我侧面提醒过她,她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仍旧只用中文提问一遍就过,不仅不给Lawrence过多的思考时间,也不给他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我对她的工作态度非常不满意,哪个孩子愿意好好配合态度不亲切的心理医生?她只用了25分钟就匆匆结束了测评,我不否认她作为心理医生的专业性,但我还是质疑仅通过短短25分钟的观察,她的报告能真实反映Lawrence的水平吗?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没想到语言病理师竟是一位广东华裔,说着一口广式普通话。这广普我听起来都有些费劲,更别说Lawrence了,瞬间心疼他一秒。果然测评开始后Lawrence一脸懵逼,呆呆地看着语言病理师一句话不说。

我提醒语言病理师用英语提问,没想到她的广式英语直接把Lawrence逗得哈哈大笑。于是Lawrence开启了自己的模仿秀专场,一边模仿语言病理师的口音一边傻笑不停。我在一旁看得尴尬癌都犯了,只能出面制止他。

好不容易让他平静下来,我示意语言病理师继续测评。没想到语言病理师刚一开口,他又“复发”了,而且比之前笑得更厉害。看到语言病理师的脸上挂不住了,我只能打圆场地说:“孩子今天不在状态,要不先到这里吧”。测评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草草结束了。

L&V麻麻的吐槽:

对于“CPSE的测评规:成长过程中接触到2种语言的孩子必须找双语心理医生或双语语言病理师进行测评。Physical evaluation和occupational evaluation则不硬性要求双语测评师”我是既赞成又反对。

赞成是因为在世界民族和人种的大熔炉纽约市,至少有一半的家庭在家是不使用英语的。因此在成长过程中接触2种语言的孩子不占少数,对于3-5岁还处在母语形成阶段的孩子,很难清晰表达自己的母语到底是哪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双语测评是必须合理的。

反对是因为除了要考虑孩子接触的语言种类还得考虑孩子接触该语言的时间长短和频度。并不是每个成长过程中接触到2种语言的孩子都是双语使用者。

其实最大的诟病是教育局制定了这样的规则却没有配置足够的双语心理医生和双语语言病理师。即使是在华人相对聚集的纽约市,中/英双语心理医生和中/英双语语言病理师也是非常稀缺,而且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虽然事前就知道那位双语心理医生口碑不好,但没得选择,不得不接受。

第三步:CPSE meeting

学前特殊教育

关键词:紧握手中的权利

CPSE meeting一般由测评机构负责预约。 会议的核心内容是:district administrator和家长根据测评报告共同为孩子决定IEP。IEP包括班级代码(class code)、短期干预目标和将接受服务的内容和强度

家长可以邀请非家庭成员的advocate (例如:孩子的幼儿园老师,儿科医生或治疗师等) 参加会议,一起帮孩子争取最满意的IEP。

学前特殊教育

会议中district administrator提出了12-1-2的班级,以及每周两次的occupational therapy和两次的speech therapy的IEP。鉴于district administrator提出的IEP和事前ABA老师给我们的建议没有很大分歧,所以队友和我商量后,当场同意并签了字。

判断IEP是否合理的标准:therapy不是越多越好,每周therapy的次数应和孩子的能力相匹配。适合永远是最重要的标准

家长在会议上千万不要害怕挑战district administrator的决定。District administrator都是不了解孩子的第三人,他们对孩子所有的了解仅限于几份测评报告,所以有时候提出来的IEP难免和家长的想法有出入。

如果家长不同意district administrator提出的IEP,千万不要签字。家长有权利提出重新测评。在此之后如果还是对IEP不满意,可以申请调解(mediation) 或听证会(impartial hearing)来解决双方的分歧。

第四步:Service

学前特殊教育

关键词:综合考虑,谨慎选择

接下来就是根据district administrator批准的IEP帮Lawrence找学前特殊学校。虽然特殊学校不受学区限制,当然能离家近一点更好。于是我们圈定了方圆5英里内的3家特殊学校。

虽然district administrator再三强调不允许我们四处参观学校,但我个人认为参观3个学校的要求是合理。平时购物都会货比三家,更何况是孩子择校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比较怎么能为孩子选择最合适的学校。

我给3所特殊学校的入学处打了电话,并将Lawrence的测评报告和IEP 邮件发送给对方。学校入学处会审查资料,确保学校能向Lawrence提供IEP上所有的干预服务,同时也确保Lawrence符合入学标准。之后还得看学校是否有空位,只有这样才能接到参观学校的邀请。

最终我们收到Positive Beginnings和Parsons Preschool 两所学校的邀请。在参观Positive Beginnings时我特意向学校心理医生提了一下Lawrence测评中的小插曲,学校心理医生说他们可以让Lawrence在一个12-1-2的班级里呆15-20分钟,先观察一下他的表现然后再做决定。

20分钟后Lawrence出来了,学校心理医生说他表现挺好的,符合入学标准。如果我们能在5月31日之前回复学校,入学处可以提前帮Lawrence锁定一个9月份入学的位置。

我们对Positive Beginnings还是满意的,唯一不足之处是学校没有融合班。这就意味着Lawrence只能在Positive Beginnings读一年,如果一年后升级到integrated class还需要转学。一共只有2年的学前特殊教育,还是在同一个学校读完比较好。

Parsons preschool不仅有12-1-2班级也有融合班,正巧我们邻居家的孩子Jacob刚从Parsons毕业。无论是Jacob还是他妈妈都对Parsons很满意。

我们带着Lawrence也去Parsons实地考察了一番,还让他在12-1-2的班级里呆了20分钟,观察他的表现。他在12-1-2班级里和小朋友们玩得开心以至于不愿意离开。综合考虑下来我们最后选择了Parsons Preschool。

2019年8月25日我们带Lawrence参加了学校的新生入学欢迎仪式。8月31日Lawrence正式结束了早期干预,依依不舍地离开了Sholom Daycare。新学年将转入Parsons preschool 开始学前特殊教育。9月1日是Lawrence去新学校的第一天,平生第一次坐校车的他特别激动,一路上唱着 wheels on the bus 。

学前特殊教育

作者简介:

L&V麻麻,2015年结婚来美,手握一对ASD哥哥Lawrence和NT弟弟Vincent组合。通过分享老大的日常点滴,努力向社会公众科普自闭症,希望每个“来自星星的孩子”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光点。

(图片来自网络,尊重原创,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不知道关于“早期干预”,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留言与LV妈妈交流吧!

推荐阅读

自闭症的早期表现以及关于自闭症的一些误区

我的大儿子Lawrence在2岁半时被诊断为中轻度自闭症,此后的时间我们在看诊、测评和干预中度过。本文是根据我这几年的经验总结而成,希望澄清一些关于自闭症的误区和分享一些自闭症的早期表现,来帮助家长实现早发现早干预的目的。

【经验分享】有自闭娃的家庭要不要生二胎,怎么处理兄弟关系?

对于每个有自闭娃的家庭来说,“生不生二胎”是个绕不开的永恒议题。除了和普通家庭有同样纠结的经济压力和抚养压力之外,更多了一些其他顾虑。而如果说生二胎只是一时的决定,那么如何处理两个孩子的关系就是一辈子的问题。在这篇文章里,我就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闭娃家庭的二胎问题,以及如何处理两个孩子的关系。

我和“来自星星的你”  —— 记在“世界自闭症日”

目前自闭症在世界范围的发病率大约在1%左右,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每59个8周岁的孩子中就有1个是自闭症患者,而且这个比例还在逐年上升,他们都是来自星星的孩子。

请留下您的足迹......

请留下您的足迹。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